【专访】 王自健:吐槽大会很好 但不代表中国脱

2019-10-09 00:46:54 围观 : 88

  王自健:有大量的这种事情,也不敢说是因为自己的电影品味高,就是我始终觉得电影是导演、观众的互动这种感受传递,就是我通过一个感受产生了一个故事,然后我通过这个故事再把我的感受传达给你,但是这个故事一定是会让人产生感受的。但是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你产生的感受是否跟我一样就跟我无关了,但一定会让你有所触动。这个是我对电影导演的一个理解。在这个基础上,别人塞来了本子,然后这个本子我看完不感兴趣,或者我没有感受,我没法传递给别人。

  王自健:包括在之前的《十二公民》也是这样的。但里面都是什么级别的演员,就是何冰老师尚且也处理不好这个问题,我觉得更多的是在于导演,由话剧导演自己改编,会有他舍不得的东西,但是可能由一个电影导演去改编,比如说随便开个脑洞,《你好,疯子!》我们让诺兰来导,一定没有话剧感。

  王自健:不敢这么说,就是主旋律开道,这话说得有点大。中国电影的出路,我觉得从《泰囧》那会儿,已经给明确的规划出来了,就是认认真真的拍一个能及格的片子,在及格的基础上,由演员的表演去加分,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近年来所有票房不好的片子,基本上都有不及格的问题,包括《你好,疯子!》,哪怕它是想做好的片子,但是真正呈现出来的,它那中间有一个强烈的类型切割,这个是我觉得不及格的地方。

  界面娱乐:如今国内大IP的流行,会觉得原创作品现状是不是比较惨淡,同时缺少个人表达的作品?

  如果王自健在电视上说他是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普通观众肯定会觉得这又是一个段子,一个说相声、上电视又演电影的人,怎么会不善交际呢?不过当他坐在你对面,抽着烟特严肃的说出自己不善交际这句话时,确实很难把眼前这个人,与十几分钟前还在一档名叫《卡拉偶客》的节目发布会台上,各种抖包袱、讲段子与观众互动的脱口秀主持人王自健联系在一起。

  对于国内的脱口秀及其从业者来说,想让这一娱乐形式真正能被观众接受和喜爱,光靠一档爆款节目是远远不够的。

  王自健:真正爆款的东西没有哪个是靠数据能堆出来的。也许你真的堆数据会有用,比如说数据做得好的电影也有,《寻龙诀》你同时码到了舒淇、陈坤、黄渤,还有那个大IP《鬼吹灯》,乌尔善导演,真正好好干就真的有回报。什么都有了,你得认真做这个电影吧,这个就是一个用数据,用IP用得很好的一个例子。

  王自健:是观众需要。因为中国主旋律一直以来,它的类型化太严重了,实际《建军大业》也有这个老主旋律电影的问题,《战狼2》比《建军大业》成功就成功在它是一个新主旋律,中国的主旋律电影一定会在新的平台上,新的类型上有突破,我们不一定是政治英雄,或者大战争片。比如说《战狼2》是一个孤胆英雄这个B级片,也可以很主旋律。可能之前人家对主旋律的概念就是战争,那现在就整体主题是商业。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会有更新的主旋律的类型出现,我觉得这是主旋律的一条出路。

  王自健:电影跟电视剧对演员的要求不一样,就是很多人觉得电视剧演员不行,电影演员好,不是那么回事。大量的优秀电影人让他演电视剧演不了,因为没人给他调表演,没有时间。电视剧演员要求的是成熟和成功率,就是不需要导演多费事你就可以演下来,这个时候就是好演员。但是电影是一个所有人围绕着导演中心制的一个艺术,而电视剧还不是,电视剧是大家共同完成。我个人理解,电影是一个所有人要尽其所能的去满足导演幻想,导演需要你是什么样的,你就应该是什么样的。想作为好演员来讲,首先要认清这点,然后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界面娱乐:去年开始大热的《吐槽大会》,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了国内脱口秀和这个群体,你觉得这是国内脱口秀的发展的好时期吗?

  王自健:是,包括很多观众看,原来我们在节目上讽刺过一个什么人,他们就认为我一定很讨厌这个人。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后来就只能讽刺我自己和自己的团队了。

  王自健:首先我是相声演员出身,那是表演而不只是说,这个是很大的区别,很多人对相声有所误解。

  但如果长期关注《今晚80后脱口秀》,就会发现那些犀利的内容逐渐消失了,对于这个改变,王自健自己解释道,一是由于节目录制时间的变化,网络时代一旦新闻失去了时效性,想再去结合很难。再有便是他也意识到了在国内做喜剧脱口秀的局限内容与观众的接受度还是息息相关:“你永远不能选择用户,你永远要追求更多的人去看你的东西,那你势必向他们妥协。”

  王自健:对,但它其实是表演。曾经那个年代优秀的相声演员的表演都很好。本身演员对我来说不是陌生跨界的新行业,但是大家认为我在《今晚80后脱口秀》这个节目上,我是主持人,这个定位其实也有问题。我其实是表演者,是脱口秀表演者而不是主持人。另外我更喜欢去演戏的原因是,我是一个很在意别人怎么说我的一个人,很多话真的很往心里去。在做电视节目的时候,我就是王自健,然后大家无法理解这个王自健是由王自健本人所扮演的王自健,他认为那就是你,你说的一些话就会被人认为你就是这么想的,挺可怕的。

  界面娱乐:会担心大家对你的认识更多还是在电视上的刻板印象吗?包括你在《你好,疯子!》里的表演还是会有一些王自健的痕迹。

  王自健:当然,我觉得他可能会自己注意到这个问题,因为第一部里他有大量舍不得的东西,包括被数据洗脑的事,说你某个地方一定要怎么做。那是他第一部作品,发言权又少而且他想的事过多。包括他hold不住演员,我们现场也出现了这些问题。

  王自健:没有想做,是很羡慕。反正坚持了一个节目形式下来,但是跟整体的观众有关,这里不能说素质,应该说跟整体观众的接受度有关。因为西方人有理智刻薄,比如我对某一件事刻薄,在这个同时我还能尊重你。但是我国好像不具备这个现实条件,一旦我对你刻薄,一定是建立在我不尊重你的情况下,我如果尊重你就不会对你刻薄。这种情况下,喜剧脱口秀就很难做。

  界面娱乐:你提到过有人递本子给你想让你做导演,其实你还是想要自己就是做原创的东西?

  王自健:对,但是电视剧、电视剧可以,就是角色是角色,我是我。就是躲在一个角色背后去面对公众的这感受我觉得很安全。

  王自健:我们在录的时候不太做平衡,还是靠后期,整个节目播出大概20多分钟,我们录六个小时。因为这个节目是真正的Talk show,我原来的那个是一个喜剧。这个节目是主持,之前《今晚80后脱口秀》是表演,在这个节目里面更多的是要克服一些社交恐惧症,因为我不是很善于交际的人,在密闭的空间下要跟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人去聊天,刚开始对我难度还挺大的。后来慢慢的发现大家人都不错。

  王自健:刚开始这个节目吸引我的点,跟这些都没关系,我跟这个节目的导演都是技术宅,吸引我的点是设备。就是我们车上都是GoPro,好奇这个信号怎么出去,那边怎么接收能让信号能稳定。

  王自健:美式脱口秀分成很多种,就是它有那种剧场的,单口那种表演,也有在电视里播出的,它还是以talk为主,它前面那个stand up时间很短。这种剧场演出跟相声可能比较像,国内结合最好的是早期台湾相声,它更像是美式的那种单人脱口秀。当然相声种类很多,我喜欢的也是这种有严谨的剧情设计,有戏剧结构的。很早以前也有,但是当下那些相声作品就是以装疯卖傻、洒狗血。我个人不太喜欢的,但不影响大家喜欢这种形式。不过电视脱口秀就没什么可比性了。

  界面娱乐:《你好,疯子!》当时口碑挺好,但一些评论也会提到话剧痕迹重、电影感不强的问题?

  这种将笑评时事的表演风格其实在王自健早期的《今晚80后脱口秀》中也有所延续,除了让自己和团队成为讽刺挖苦的对象,他也会适时的在节目中加入部分对现实事件和热点新闻的调侃。对于熟悉美式电视脱口秀的观众而言,新闻点评本就是节目内容的重要部分,然而在国内这样的形式并不多见。

  界面娱乐:14年你接受采访,谈到你想做“中国的大卫莱特曼”,这个目标还在吗?

  王自健:你永远不能选择用户,你永远需要支持,作为商业机构来说,你要追求更多的人来使用你的产品。节目也是这样,你永远要追求更多的人去看你的东西,那你势必向他们妥协。

  王自健:考虑是考虑,能不能做是另外一回事,我自己现在也在写一些我喜欢的故事。但还是得等自己,我觉得首先得及格,就是你得先过关,你也得先真的能干这件事才去干。

  界面娱乐:最近影市大热的电影,《战狼2》和《建军大业》都属于主旋律题材,你之前出演的《中国推销员》也是主旋律,怎么看这类题材突然的火爆?

  如果关注王自健的微博,也能看到他所关注的东西比如科技、游戏,确实和许多自称有社交恐惧症的宅人类似。甚至他比很多宅人还要更进一步,玩游戏他是资深的魔兽世界玩家,关注科技,两年前他成立了一家名叫“玄乎科技”的公司,决定要自己来做手机。就连对即将上线的新节目,王自健也说其实这档节目最吸引自己的点,真是在于实现节目效果所用到的科技和技术。

  王自健:得慢慢来,而且有的时候是导演故意让你这样,故意要让你唤醒你的粉丝对你的这种记忆。刚才说了电影就是这样,可能我会慢慢通过我的影视作品,让大家能明白它不只是那样的。我基本上每一部接的戏都会比较认真的演。但是当然之前也接了很搞笑的那种角色,这也是因为导演需要,可能人家找我也是因为这个,加上当时我也需要赚那笔钱。

  尽管节目播出之后,声量和关注度都一路走高,但王自健出于档期和身体原因,并没有参与到最后。而从最终的效果上看,似乎《吐槽大会》这个出现仅有半年的节目,比已有五年时间的《今晚80后脱口秀》更快的让广大观众了解到了脱口秀的魅力,就连王自健自己也认为前者比他自己的节目更像是脱口秀。但同时作为国内电视脱口秀节目的先行者,他仍然保持了一种旁观者的冷静态度:“《吐槽大会》很好很清新,但很难说它就代表着中国喜剧类脱口秀春天的到来了。”

  王自健:我个人也是这个很科技向的人,我很信任数据,但是首先数据的真实性是要考察的,而不能只看到一个简单的数据就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种数据感觉带进去。就是大家在运用任何一项新技术的时候,绝不要以那种我有了这个新技术我就算用上了的这个心态。现在很多的主创,不管是电影电视剧或者是节目,他就是觉得那我对我的老板的KPI要有交代,我的绩效要有交代。但是艺术作品,我们说电影、电视剧,那首先还是要及格,在及格线上,才会有人觉得好。

  界面娱乐:《今晚80后脱口秀》也做了五年多,会有写不出段子的情况吗?特别是现在网络段子这么盛行。

  王自健:我觉得是现在IP太贵了,就是可能你有钱买IP就没有钱把它做好了,要不然投入产出比就达不到了。但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它一定会慢慢把这些都纠正,我不觉得这种乱象会持续太久。其实今年本身就已经没有特别明显的这种大IP改编了。

  王自健:现在不结合了,之前挺结合的。但一个是录制的时间,时效性越来越跟不上,网络反应太快了。最开始几年我们是一周一录,后来变成两周一录一次录两期。时效性就没法追求了,你想结合的时候也结合不上。

  王自健:那是个很好的一个节目,我很欣赏那种当面说别人坏话的这种状态。它的优点在于它真的像一档脱口秀节目,而不像综艺节目。这个是很清新的一面,但是另一面是不是它就代表着中国脱口秀,尤其是喜剧类脱口秀春天到来呢?很难说,毕竟像我刚才说的那个大环境,就中国缺少理智讽刺的这个市场基础。

  王自健:也不会,因为我们的写稿团队一直都有也一直在写。网络段子是阅读,脱口秀是表演,区别还是有的。有一些段子只能阅读,不能表演。有一些段子只是阅读起来没什么意思,加上表演就会很好。

  若论对传统相声的继承和发扬,不比如今已是国内相声最知名的郭德纲,就连同辈的曹云金也比王自健更专注于传统相声的表现形式。而让王自健在相声圈子出名,恰恰就是他将更多的流行元素和社会现实元素添加到了他的相声里。含沙射影、嬉笑怒骂让他的相声不再只图逗观众一乐,笑过之后也希望给观众带去一些思考的东西。

  几年前被称作“80后相声时评人”的王自健,但那时他的名声也仅限于京城的相声圈子。之后他被更多观众认识也并非因为相声,而是一档名叫《今晚80后脱口秀》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他作为节目主持人一说就是五年,这五年期间国内的类似节目也层出不穷,但能像《今晚80后脱口秀》这般坚持下来的却屈指可数。去年大热的脱口秀节目《吐槽大会》,其中也出现了王自健的身影,不论是面对各路明星,或是初出茅庐的脱口秀新星,在那个舞台上王自健依然表现的游刃有余。